开配资公司

吴中信息社 网站股票配资 期货配资 列表 期货配资 内容

因一个汉堡,她亲眼看着儿子死去!美工薪阶层吃的食物到底有多脏

2020-04-24| 发布者: 吴中信息社| 查看: 144| 评论: 3|来源:互联网

摘要: 那本是一个阳光晴好的周末,芭芭拉和丈夫带着两岁半的儿子凯文外出郊游,途中,芭芭拉用超市买来的牛肉给儿...




















那本是一个阳光晴好的周末,芭芭拉和丈夫带着两岁半的儿子凯文外出郊游,途中,芭芭拉用超市买来的牛肉给儿子做了汉堡吃。
那可能是芭芭拉一生中最绝望的时刻——在做肾透析期间,凯文被医生要求不能饮水。他睁着双眼,痛楚地向妈妈哀求,想喝一口水。
她发誓要讨回公道,去质问那些给超市与快餐店供应肉类的食品巨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一部豆瓣评分高达8.6的纪录片,也曾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片的提名。在片中你会看到,哪怕是在号称超级大国的美国,所谓“食品安全”,也极有可能是一堆易碎的泡沫。
还记得2018年美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沙门氏菌牛肉召回事件”吗,当时美国农业部食品安全检验局发布“一级召回令”,召回了1200多万磅(约5485.4吨)被感染的牛肉。
凯文死后,芭芭拉加入了食品安全宣传战,她要代死去的儿子追问,那一片片鲜嫩多汁的汉堡牛肉,在被吃掉以前,究竟经历了什么?
每当人们从超市上购买一件肉类商品,幻想中的围栏、绿油油的牧草、粮仓,甚至包括上世纪30年代风格的农舍,其实都不存在。
在食品生产完全工业化的今天,人们所食用的牛肉根本不是来自于悠闲自得吃着青草的牛,而是成千上万出生于逼仄饲养工厂的牛犊,那里的牛粪深及脚踝,苍蝇成群飞过。
为了更高效率地产出牛肉,食品供应巨头们则强行改变了牛的饮食方式,训练牛食用可以让它们长得更快、同时成本也更为低廉的玉米。
事实上,除了牛的食谱里被强行加入了玉米,鸡鸭猪乃至三文鱼都开始被训练着食用玉米。
爱荷华州立大学农作物利用研究中心的拉里约翰逊教授通过研究发现,常年被迫食用玉米的牛,变得难以抵抗新型大肠杆菌的侵袭。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探照灯打向牛胃,里面泛着脓液,“这里滋生了太多微生物和细菌”。
牛的胃部构造,本就是为了消化草而存在,大自然既然这样安排,必然有其道理。约翰逊教授表示,只要让牛暂停5天玉米饲料而改换青草,就能从体内排出80%的新型大肠杆菌。
带有巨大感染风险的牛,依旧一头接一头地从环境恶劣的饲养工厂被送至屠宰厂。机器轰鸣声过后,出现在超市货架或快餐店菜单上。
现如今,一只鸡从开始饲养到宰杀,花费的时间仅是50年前的一半,可鸡的体型,却能长到以前的两倍大,尤其是“改良”后的鸡胸,长得更加“丰满”,以迎合人们对鸡胸肉的偏好。
随之而来的,是完全被视作产品的鸡拥挤在脏乱的鸡舍,过大的鸡胸令它无法正常站立。没走几步,就因无法支撑自身重量而摔倒。
养殖它们的人,对鸡的死活并不关心。掺杂着抗生素的玉米饲料被大量喂食给鸡,这些人只需要确保,鸡在被宰杀之前还是活着的就行。
而从一出生就食用抗生素的鸡,也最终会将带有抗药性的细菌传染给人。这个逻辑与牛肉大同小异——动物被迫作出的牺牲,被改变的天性,终将以更为惨烈的方式报复到人类自身。
随着食物生产链的源头被揭露,小男孩凯文死亡之谜也渐渐清晰——每一家工业化的食品公司都漫不经心地做着自己的日常工作,将一件件看似精美的加工类食品送到人们身边,绞尽脑汁地想着如何攫取更多利润,却无视风险的一点点累积,最终导致了无辜生命的逝去。
食品工业巨头所习惯的日常,不愿轻易改变的生产方式,最终危害的,将是只能去超市买加工类食品或去快餐店吃汉堡的普通大多数。
这是一个四口之家,做着货车司机工作的父亲与没有工作的母亲,养着一双十几岁的儿女。
收入一般的他们本应该感谢食品工业的发达,批量规模的生产链,让快餐类、加工类食品的价格不断降低。但选择此类食品,在承担着某种细菌感染的风险之外,也意味着越来越肥胖的身躯,以及越来越糟糕的健康状态。
在美国,越是贫穷的人反而可能越是肥胖,这话并非空穴来风。这家人的父亲即是如此,因为常年依赖价格低廉的快餐食品和超市里买来的加工类肉制品,他早早地患上了糖尿病。
大女儿黯然地说,自己很担心父亲的糖尿病,毕竟是家里的顶梁柱与唯一的收入来源,一旦父亲倒下,他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就像是一个恶性循环——因为没有钱,所以吃快餐食品,患上各种病症,从而需要花更多钱看病买药,结果医药费占了家庭开支的大半,于是更加没钱来买那些健康的有机食品以改善生活,垃圾食品,依旧与他们为伴。
更糟糕的是,这种现象远比我们想象中更加普遍。大女儿在参加课堂活动时,有老师对班级同学的家庭成员患糖尿病的情况进行调查。
在问到“有多少人家里有一个患糖尿病的成员”,所有人都举起了手。在问到“两个”乃至“三个”时,学生们举起的手仍没有放下。
而食品工业给人带来的伤害还不仅仅在于普通消费者,被卷入其中的工人,同样如动物那般被冷漠对待,连基本权益都得不到保障。
这种天天与血肉荤腥打交道的重复性工作,经常由生活在底层的穷人甚至非法移民来做,在食品工业巨头眼中,这些人就是他们赚钱的机器,学历低,可替代性高,随时可以牺牲掉。
这些工人的健康状况并不容乐观,许多人由于每天都做着处理肉类的工作而未得到及时的防护,皮肤多处被感染,连指甲都已脱落。
对于非法移民而言,最大的噩梦则是被移民局抓获。神奇的是,移民局抓人的工作一直在进行,可从未影响过食品工业的正常运作。
纪录片中提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表示,某些食品巨头与移民局有协定,会将抓捕的非法移民人数控制在一个比例,既方便移民局完成抓人“KPI”,又不影响商业利益。
每当芭芭拉日益接近食品工业背后的内幕与真相,她就日益痛苦,可更让她痛苦的,是普通人在对抗巨头公司之时的无力与无奈。
纪录片中的一组数据似乎印证了这个令人担忧的事实——1972年,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出面调查了50000起食品安全事件,到了2006年,被调查的事件数量下降为9164。
比如适用于13个州的《食品诋毁法案》规定,普通人不可随意批评食品公司所生产的产品是有问题的,除非你可以拿到切实的证据。
知名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温弗莉,就曾因在节目上质疑食用牛肉可能增加患疯牛病的风险,开玩笑地说了一句“大家都别吃汉堡了”而被起诉。虽然最终胜诉,但这也耗掉了她六年的诉讼时间与超过100万美元的诉讼费用。
为基因改造食品贴上标签,及在标签中告知原产地、卡路里等信息的法案,也迟迟未通过。
除此之外,还有法案规定,即便有食品公司的生产厂房多次无法通过沙门氏菌和0157-H7型艾氏大肠杆菌的微生物检测,农业部也没有权力以食品污染问题为由,要求厂房停产。
儿子死后,芭芭拉一直在多方游走,努力促成以“农业部有权关闭那些有多次生产污染记录的肉类加工厂”为主要条款的法案的通过。
这个过程无比漫长,黑发几乎熬成银丝,脸上皱纹丛生,才终于等来了那个胜利的时刻——奥巴马政府颁布了《食品安全现代化法案》,赋予农业部取缔不合格食品工厂的权利。
这个法案,又叫做“凯文法案”,此时离凯文逝世已然十年。让人感到欣慰的是,法案通过的时间恰恰是纪录片《食品公司》上映后的第三年,有媒体报道称,更多真相的披露催化了民众的觉醒,无数人加入到请愿与游行的行列,改变的种子,由此生根发芽,直至长成。
但我们仍然抱有期许——监管者践行监管职责、生产者心怀社会责任、民众不再对口中的食物来源懵然不知,更多精耕细作、健康有机的食品,也应被给予更多的市场空间。
普通人也应该更加坚信,自己可以促成改变,《食品公司》的后续影响与民众参与就已说明了这一点。希望依然存在,唯有不言放弃。


分享至:
| 收藏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吴中信息社  

GMT+8, 2019-1-6 20:25 , Processed in 0.10094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吴中信息社 X1.0

© 2015-2020 吴中信息社 版权所有

微信扫一扫